柔软的角

捂上耳朵就能听到熔岩

[占tag抱歉] 有无刀客塔加好友,好友列表空空如也,新手任务都完不成。万分感谢,鞠躬

【聂瑶】黄粱一梦

*新人第一次,是时候交党费了

*请大家帮我捉虫(想和大家一起玩!)

01

聂明玦在夜猎的时候遇到了一只不寻常的魔物。不过拇指大小却生着人的模样,此时正躺在他的木碗里,随着清亮的酒液一起一伏,粉白的小脸上染着两抹酡红。聂明玦捏着它的衣角轻轻地提了起来,用很小的力弹了一下它的额头。小东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,还没意识到自己处境地打了个哈欠,露出了几颗尖尖的虎牙。等它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捏着吊在半空中,慌里慌张地红了眼眶,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。它很努力地吸着通红的小鼻子,好久才让自己勉强能说出话来:“不要杀我....”

眼前人类修士的身影被泪水浸的有些模糊,他毫无反应只是捏着自己。魔物的山林广袤无...

谁杀死了——?

#cp:火花 我终于想到cp的脑洞了是糖!!(确信)

#趁着有点时间把脑洞开出来,这样比较喜欢的cp差不多写过一遍啦


【看守】


我在这二十年啦,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事。所有人都知道,老比利尽职尽责,是精神病院的守护神,吃住都在这里,像养的猫一样时刻提防着老鼠.......


我是说,不可能能有别人溜进去,老比利在这守门呢,什么都进不去,只能说是她倒霉,这里毕竟是精神病院,里面的疯子说不定吃人呢,我晚上都能听到门里的鬼叫,你说吓不吓人?这样的鬼地方也就老比利能呆的住了,老比利在这里呆了二十年,比上发条的时钟还准时,每天勤勤恳恳地守门,是精神病院的守护神,他们应该感谢我.....

【R—18】Fade From Side

主角叮当,本来是cp向但最后为了开车就放弃了

#包含血腥描写,情节较重口,三观略崩坏

抹布小叮当以报今日守尸之仇

还是走评论,吃一堑长一智


沙雕梗01,梗源《祝福》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越笑越猖狂      

“我真傻,真的,”朱莉抬起她满是血污的面具,接着说,“我单知道游戏开始的时候人类为了赚血点,会到游戏场地来;我不知道杀手营地也会有。今天一早我就叫醒了苏西,让她在营地前那块石头边帮我们四个人磨刀。她是很听话的,我的话她句句听;她出去了,我就用血点去换新衣服,换回了衣服,要上场,我叫苏西...

阳光散落之时

#是电锯,微瘸黑向(很少很少),趁假期结束前写一遍比较喜欢的屠夫,叮当想开比较长的脑洞


刺耳的刹车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,我才意识到火车到站了。午夜的车站没什么人,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。火车没有熄火,沉重地叫个不停。车厢后有小狗哀哀地叫着,像是被牵住了脖颈。新上车的人高声谈笑着,响亮地把行李塞进架子,乒乒乓乓吵得人无法休息,我拉了拉帽子,心里说不出来的郁闷烦躁。


发车的笛声响了,闷闷的罩在黑暗里。我靠在后面发白的软垫上,站台的枯草好像凝固在这黑暗中了,一动也不动。又有人上车了,很匆忙地吧嗒着脚步,脚步声停在了不远处,一个女孩慌头慌脑地闯了进来,她捏着车票,梗着脖子四处张望着,最后坐在了...

妈妈(女猎手个人向)

* cp向写不出来....包含个人猜测。以及跳坑只狼学业繁忙就不上lo了


进入了雨季,红树林终日下着雨。木屋到处都是湿的,湿冷的空气氤氲在木屋中,雨水从屋顶的某处破洞漏下,连连续续地注成一小股水流。安娜坐在相对干燥的火炉旁,细密的火舌舔舐着熏黑的炉顶,烧焦的木头的味道让她忆起母亲,她被母亲抱着,母亲身上是燃烧的木香味。



太湿了,这样的天气不适合打猎,就算抓到了什么,这样的天气也不适合熏制肉干,木柴还算够用,但食物已经所剩不多,她有些后悔这次准备不足。安娜站起来,打开屋门,她必须出去打猎了。



风雨密密织在一起,强壮的猎手并不惧怕刺骨寒冷的雨水,她只是觉得水幕,光...

多少年了还是这么美,真情实感流泪了,电影版总觉得小c更爱E

吐槽一下,看完查演员时候....这位胡子拉碴的叔叔你谁??诶好像有点面熟,不是古墓2的悲剧小男友吗,还真是,你们演员真可怕(还有斯巴达三百表情包)

【R—18】猎人还是猎物?

一辆有铺垫的车!车真难写我终于卡完了,想想还是不开BG了,太难了手动再见

cp卫团(对不起你们呜呜!)

刚刚发了一次秒被屏蔽怕了怕了

本来昨天想一鼓作气写完结果半途去重刷歌剧魅影了(强势安利!!)

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,行车不规范,亲人两行泪

那么,系好安全带吧

链接走评论

无题(苏西个人向,微莉苏)

一点点猜测吧,放假前的为所欲为,接下来有点想开车但不知道怎么动笔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屠夫的营地真的太冷了。无论怎样往手里呵气,怎样在原地跺脚都没法暖起来。


她突然想起了一个形象的比喻“就像血管里的血都结了冰一样。”


是啊,我只是一个杀手,冷血的杀手。她把手放在胸口,心脏沉稳地跳动着,提醒着她还活着。


有体温,有呼吸,不该是个人类吗?她想起了曾经在营地里见到的其他同行们,他们无一例外的面目可憎,陈旧的衣服上还粘着未凝结的血液。她必须承认,她很害怕,尤其是那些家伙转过脸瞪她的时候,那眼神就像在看案上鱼肉。她敢肯定,如果不是因为她也是名“杀手”,她一定会...

© 柔软的角 | Powered by LOFTER